熊墨

心欲止,而云不静。

心欲止,而云不静。

真是很让人感慨的一张图。

忽然想收起行囊,四处走走了。

第一次看到这里时,只是单纯地认为是成才“背叛”了钢七连,所以连里的兄弟才没有送他。

很多年以后,身边的同事,或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,依次离开公司。在他们辞职那天,我忽然意识到,这些平时在一起嬉笑打骂、日日相处的同事,我们彼此之前再也没有了“共事”这条纽带。就像“10”这个数字,前面的“1”没了,也就剩下“0”了。从此,不再共事,也就没有了“交集”,只是形如陌路人罢了。

他们离开的那天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门外。

所以,轮到我离开公司那天,我没有提前告之任何人。同事们在办公室里聊天,我在一旁默默地整理着东西。老婆晚上开车过来,把我需要保留的东西拉走,不需要的统统扔掉。

第二天一上班,我敲开总经理的办公室,递交了“辞职申请书”,客气几句,转身而去,没带走一片云彩。

今天,重温《士兵突击》,看到这里,不由得心里一动,几分感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