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墨

出租车与骑行妞儿

我想,我对人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可能是我家那老头儿造成的。曾经几何,我把他当作我最信任的人,什么话都对他说,毫无保留的。没想到,却成为他日后取笑我的把柄。从此,我逐步失去了与身边的人交流的兴趣。

但人总是要有话要说的。

有段时间,心情郁闷的时候,我会随手打辆车。北京的“的哥”那是很能侃的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大到国际政治,小到百姓琐事。随口说出一个目的地,然后就跟的哥天南海北的瞎侃。虽然心理想说的事情没有说,但有人陪你聊聊天,心情自然也舒坦了不少。

只是现在开车的,越来越多的“北漂”人员,纯正的北京的哥越来越少了。

晚上天气凉快的时候,我喜欢骑自行车,什么都不想,就是闷头儿苦骑。围着二环转一圈,就从又回到出发点。这儿有点儿像人生的感觉,裸着来,折腾一生,又裸着去,名誉、财富、地位什么的都是一场空,什么也带不走。

如果你固定你的作息时间,你自然会发现在你的这段时间里会出现固定的人。

每当我骑到东四十条时,我都会发现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儿顺着她也走二环,到车公庄拐平安大街,而不是像我继续沿二环骑下去。

她的骑行姿势很漂亮,身体成L型,上半身基本与地面平行,臀部微抬,节奏感很强,感觉没有怎么用力,但骑得却很快。每到此时,我的斗志就被激发起来,在她后面紧紧地跟着。

她真的很快,我真的很累。

她长什么样,我从来不知道,因为我只是在后面远远跟着。她可能发觉我的存在,但可能也发现我并没有恶意,所以也从没回头看看。

其实,我到觉得,如果你发现一个妞儿身上某处好,那你就只看吸引你的那处好了。如果你幻想她别处也不错,可能你的幻想不但破灭,而且也摧毁了你她身上那激起你好感的地方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