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墨

最近,我总是做着相同的梦,梦到同一个地方。在梦里,我清晰地记得我曾去过那个地方。在四川,是个茶苑,有间茶社,有个大茶壶,还有个茶艺的姑娘冲我微笑……但从梦中醒来,我却不确定何时曾去过那个地方,而那个地方又在哪里?

《盗梦空间》,一个好剧本对一部好电影来说,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--《盗梦空间》

评论

热度(15)